東溝村村民向本刊記者講述他們的遭遇
  ——河南南召移民安置地屢劃屢賣調查
  “地被徵了,宅基地被產業集聚區賣了,村民收入大減,6年了,政府不但沒個說法,現在還要把我們趕到山溝里去住!”在河南省南召縣白土崗鎮東溝村,一位村民說起他們這幾年的遭遇就氣憤難平。
  最近,半月談記者在當地採訪瞭解到,2008年該縣搞產業集聚區建設,將村裡1400多畝土地征收,並承諾劃定新的宅基地建移民新村。但6年間,在多數村民不同意的情況下,當地屢次將定下來的移民新村預留宅基地賣掉。承諾變廢紙,生活無著落,村民與政府衝突不斷,矛盾激化。
  “一下雨看事兒不對就得跑”
  來到東溝村,一條小河緊挨村莊。記者註意到,在村委會圍牆上,赫然寫著“山洪威脅區”“轉移範圍——東莊”等。村民們說,這個村位於當地鴨河口水庫上游白河北岸的一個溝岔里,屬於典型的淹沒區。
  “現在東溝村的村民們都提心吊膽,一下雨看事兒不對就得跑,有條件的都去縣裡租房子住了。”村民宋建華說,幾十年來每逢雨季莊稼被淹、房子被沖,是常有的事。尤其是2005年“6·30”特大暴雨發生時,村裡一家三口被沖走,村民更感害怕。2007年政府專門為村民每人每年補助300元或600元的移民扶貧資金。
  說起村民生活的情況,圍坐在樹下納涼的村民說,雖然處於淹沒區,但以前生活還可以。南召是傳統養蠶大縣,2008年集聚區沒有徵地之前,村裡幾乎家家養蠶,每戶每年能有一兩萬元的收入。徵地後,村民人均不足三分地,而且這些耕地一半以上都在洪水淹沒線以下,雨多的年份,莊稼收成只能聽天由命。
  村裡老黨員濮發明說,自從3個村民組的經濟林和耕地被征收後,村民收入減少了50%還多。原因是,村民不僅沒有林地可養蠶,就連集聚區承諾給村民的宅基地也數次被賣掉。為此,村民與當地政府糾紛不斷,外出打工不安心,留在村裡不掙錢。
  由於無力解困,老支書乾脆辭了職,新上任的村支書閆學帥也很無奈。他告訴記者,劃定的宅基地涉及3個村民組近千人,村委會多次向鎮里和縣政府反映群眾的呼聲,但事情一直沒有結果,村民不斷到南陽、鄭州、北京上訪。“眼下村民只剩那點兒地,溫飽問題難解決,很多村民生活靠救濟。”
  三次劃定宅基地,三次被賣
  為解決村民的居住安全問題,2007年白土崗鎮政府計劃實施移民搬遷安置工作。村民們以為有了盼頭,但沒想到等待他們的是一齣持續多年的“扯皮”鬧劇。
  2007年第一次選址,政府在現在的中利精細化工公司所在地划出120畝土地用於村民安置。2008年產業集聚區成立後,該地塊被規劃為非金屬新型材料園區,安置地被迫更改。
  2009年第二次選址,村民宅基地改為石廟嶺,當時政府寫下了保證書。該地塊位於迎賓路以南、人民路以東,距縣城只有1公里,交通便利。但一年後,在多數村民不同意的情況下,這塊地被賣給了鑫泰鈣業公司。
  2012年,村民不斷上訪,當地政府和集聚區協商進行第三次選址。新址位於鑫泰鈣業公司路對面,同時給村民出具了承諾書,併在四角用鋼筋栽了界樁。一年後,在村民不知情的情況下,這塊地又被賣給了“固體王老吉”和“東方蠶絲綢”兩家企業。之後,村民在企業開工建設時多次阻擋施工,發生衝突,村民多人被當地公安部門帶走。
  2013年,當地政府再次為村民們選址。地址位於老村東南方向500米的山溝邊上,在當地老百姓口中,這塊地被稱為“老鱉蓋坡”“死娃子溝”。
  這次選址徹底激怒了村民。“選了一圈,又劃回了老村!這地方要能住人,我們為啥要搬走?”一位村民說。
  針對上述村民反映的情況,集聚區黨工委副書記袁向陽表示,村民宅基地多次被挪移,有規劃地不適宜群眾居住、避免出現“廠中村”的原因,也有村民住在工業區生活不安全等原因。
  但記者在採訪中看到,距離“固體王老吉”廠區只有100米處,數棟高層商品住宅拔地而起,五顏六色的地產廣告隨處可見。記者在集聚區提供的資料中也看到,該區規劃中有多處商業住宅用地。村民們說,開發商能建商品房出售,我們咋就不能在這裡居住?
  “為什麼做出犧牲的總是老百姓”
  在2013年南召縣政府專門下發的《關於解決白土崗鎮東溝村移民新村用地及建設有關問題現場辦公會議紀要》中,記者註意到這樣一段表述:東溝村位置全部處於淹沒紅線以下,為積極配合縣集聚區建設先後三次將原定建設移民新村的預留地點挪移,付出巨大犧牲,併在徵地上給予了大力支持,這種舍小家顧大局的奉獻精神應該大力表彰。
  然而,也就是這份紀要,決定將東溝村宅基地置換回老村附近的山溝。在村民吳遠平看來,群眾的犧牲在政府眼中啥都不算。“都是方方正正做過‘三通一平’的好地,全被集聚區搶走賣給了企業,給我們安排到了山溝里。為什麼做出犧牲的總是老百姓?”
  “政府就是指山賣磨,根本不是出於誠心。”吳遠平指著眼前的山溝地說,這塊地緊臨“死娃子溝”,背後就是老鱉蓋山,好地方都賣給企業了,把俺村民安置到這山溝里,太不公平。
  村民閆華振氣憤地說:“房子如果建到‘死娃子溝’,按照俺這兒的風俗,外村的姑娘都不會嫁過來。”村民劉鳳說:“盼了一年又一年,沒想到宅基地定在了‘死娃子溝’,原來定下來的媳婦就是不過門。”
  記者來到南召縣產業集聚區管委會瞭解情況,其人大工委主任陳文龍表示:“我們集聚區只為企業服務,有關群眾房宅的安置問題那是鄉裡的事。”陳文龍還說,雖然“死娃子溝”周圍仍是坡地,沒有實現“三通一平”,但也在產業集聚區“控制”範圍內,未來也會修通道路。當記者問及何時能通路、預計投資多少時,陳文龍表示,這要看當地招商情況。“南召財政困難,招商需要時間,企業來了才能把山那邊開發出來。”
  縣政府一位負責人也說,南召經濟基礎薄弱,招商引資對這個山區里的國家級扶貧重點縣尤顯重要,2008年至今集聚區建設面積6.6平方公里,入駐企業60餘家。但據記者瞭解,目前開工生產的只有20餘家,去年為當地上繳利稅僅1000萬元。
  “東溝村群眾長達6年之久未得到妥善安置,這確實是我們工作中的一個失誤,我們過去過多地考慮經濟發展而忽略了群眾利益。”這位負責人坦承。
  據瞭解,當地縣鄉已成立了東溝村建設用地協調指揮部,具體組織協調新村用地及有關建設工作。如果絕大多數群眾反對入駐原定選址,政府將在產業集聚區內適合建設住宅社區的地方重新選址。希望這次承諾不再落空。(記者 陸歡 尚昆侖 魏莘)
(原標題:“政府現在要把我們趕到山溝里去住”)
創作者介紹

傢俱製造商

hj33hjfix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